竞博JBO

您的位置首頁  農業科技  農機工程

日本有哪些農機品牌北海道農機展見聞:獨具一格的日本農機產業

  2018年7月12—16日,第34屆日本國際農業機械展(IAMS,以下簡稱北海道農機展)在北海道帶廣市舉辦,共計134家企業參展,在5天的展期中,共吸引了來自全球的20.1萬人次觀展。

竞博JBO  與歐美國家的大型農機展相比,北海道農機展在規模上并不突出,但卻以獨有的特色和完整性,吸引了不亞于全球任何大型農機展的觀眾規模,并完整地反映了日本不同于歐美國家的獨具一格的農機產業。

竞博JBO  雖然規模不大,但北海道農機展產品的全面性令人驚嘆。無論是作物類別還是作業環節,覆蓋得都十分完整,也就是我國常提的全面和全程機械化,日本已經走得十分超前。

  在北海道農機展上,水稻、經濟作物、蔬菜以及畜牧機械平分秋色,分布十分均衡,成為展會的主要組成部分。

  在實地觀看北海道農機展之前,很多人都認為展會上肯定有很多水稻生產機械,但事實上,水稻機械只占很小一部分,而且主要集中于久保田、洋馬、井關等大型的日本本土企業。

竞博JBO  這主要是由于日本的農機行業格局已經相對穩定,經過洗牌和淘汰,水稻機械生產企業已經高度集中,據了解,目前,日本只有7~8家水稻機械生產企業。

  在以水稻機械為主的農機企業展位上,還可以看到不少多功能聯合收割機,通過更換割臺,可以實現水稻、小麥、豆類等的收獲。相比于我國剛開始發展的一機多用,日本產品的一機多用顯然更加成熟。

竞博JBO  比如,久保田的ERH450收割機,通過更換割臺,可以實現大豆、蕎麥、小麥以及菜籽的收獲,展會上展出了2行大豆收割機以及4行大豆割臺;三菱也展出了可以收獲水稻、小麥和菜籽的收割機。

竞博JBO  由于相似的作業原理,葉菜類移栽機也主要集中在久保田、洋馬等主要的水稻機械生產企業,在展會上很少看到其他生產企業。

  比如,東洋在本屆展會上便主打馬鈴薯和甜菜生產全程機械化,展出產品包括塊莖類蔬菜播種機、耕作機械、植保機、土豆和甜菜收獲機;久保田展出了將于2019年上市的洋蔥收獲機、移植機等。

  畜牧機械是北海道展會的另一大特色。日本本土的畜牧機械生產企業,多是以小型機械為主,比較常見的是針對青貯水稻和玉米的收獲及后處理機械。

竞博JBO  比如Takakita就是專業的畜牧機械生產企業,產品包括糞肥撒播機、摟草機、打捆機、裹包機、飼料收獲機等。其中,展位上展出的青貯水稻收獲打捆一體機以及雙圓盤式青貯水稻收獲機十分獨特,展現了日本人靈活多變的創造性。

竞博JBO  此外,還有一些企業展出了適用于丘陵地區的小型割草機。比如SHIBAURA展出的割草機采用履帶式行走及機構,割臺始終平貼地面,料倉可自動保持水平。

  除了提供全程機械化解決方案的企業,北海道農機展上還有很多針對某一領域的專門企業,這些企業的產品都十分獨特。

竞博JBO  比如我們熟知的丸山,即是以噴藥機為主業,在北海道農機展上展出了大型懸掛式噴桿噴藥機、彌霧機、無人機等,其中一款船式自動噴藥機,可以在灌滿水的稻田中自動行走噴藥,在我國十分罕見。

  Q-HOE是一家物理除草機械專業生產廠商,他們的產品設計都十分精細,比如電動手扶式分葉中耕機,主要用于洋蔥行間除草,兩個側輪旋轉可以將葉子分開,避免作業時損傷植株等。

  總之,北海道農機展上的產品覆蓋面十分全面,無論是主糧作物、經濟作物還是蔬菜、畜牧等種植機械,無論是耕種播管收,還是篩選、烘干等收獲后處理,都應有盡有。

  然而,與歐美大型農機展不同的是,北海道農機展的配件企業并不多,規模也不大,除了米其林、特瑞堡等國際品牌外,本土品牌的配件企業較少且規模很小。

竞博JBO  比如,久保田產品均配備GPS導航系統;洋馬、井關推出的robot tractor可以實現自動耕作;三菱的插秧機行走精度可達到±2.5cm……

竞博JBO  比如,洋馬在展會上展示了其“Smart Assist Remote”智能輔助遙控系統。該系統基于洋馬遠程支持中心,在產品終端安裝傳感器,可以實現設備作業情況監控,為故障報警、維修調度以及車輛失竊提供支持。

  三菱則提出“Smart Eye Drive ”系統,該系統是一個自動駕駛系統,但卻不采用任何衛星導航,而是通過駕駛室中安裝的相機采集圖片,通過圖像處理技術控制電動方向盤,車輪上的角度傳感器則隨時反饋行駛角度信息,從而達到直線cm。

  此外,其他領域也出現了一些智能化產品。比如自動擠奶機在展會上十分常見,這類機器可以通過激光等傳感器自動識別奶牛乳頭位置,自動擠奶,全程不需要人工操作;無人機也在展會上嶄露頭角,盡管目前日本的無人機技術并未趕超我國,但不少企業已經意識到這其中的問題,類似于丸山、等企業都推出了植保無人機。

  從以上3點,可以清晰地看到,日本農業正在積極地向智能化方向發展。而這樣的發展理念主要是在日本地塊小、老齡化嚴重的農業生產背景下而來的。

  日本在農業發展之初就在尋找適合本國的發展方式,在60多年的發展中,日本并沒有遵循歐美農業大型機械化發展道路,而是在小型化方面下足了功夫,而近兩年來,隨著老齡化的嚴重,又在不斷地開辟智能化道路。也許,這能為我國農業生產的發展帶來一些反思。

竞博JBO  在北海道農機展上,基本上以本土品牌、小型機械為主,但這也并不意味著沒有大型機械。在展會上,歐美農機展常見的約翰迪爾、凱斯、愛科、克拉斯等歐美品牌的產品也十分全面,主要由一些本土制造商和進出口商展出。

竞博JBO  在日本,約翰迪爾等歐美大型農機制造商并沒有生產基地,主要就是通過以上提到的制造商和進出口商銷售。而這些流通企業,實力相當雄厚。

  在展會上,我們能看到一些本土品牌展位上會有一些外資品牌,這在其他國家的展會上都是十分罕見的。其實,這些本土制造企業,還有另外一重身份——經銷商。

  比如,洋馬展位上將近1/2的區域展出的是約翰迪爾的產品,這是由于洋馬是約翰迪爾在日本的經銷商,還可以看到三菱展位上有凱斯的產品,也是同樣道理。

竞博JBO  其實,不僅是代理外資品牌,這種方式也出現在日本本土品牌的協作上,比如,在我國的農機展上,就常常能夠看到久保田展位上會有丸山或者金子等其他品牌的產品展出。

  日本紐荷蘭是日本最大的外資品牌經銷商,以紐荷蘭產品為主體,還銷售庫恩、格立莫、馬斯奇奧等外資品牌。

竞博JBO  此外,展會上還有MFM、SP-M、IDEC等進出口商,分別代理雷肯、麥克海爾、福林格、芬特、克拉斯等各個領域處于領先地位的歐美品牌。

  而引入日本的這些國際品牌,雖然機型不是最大,但卻是技術十分領先的。比如曾獲得年度拖拉機獎的芬特1060拖拉機、紐荷蘭新能源拖拉機、紐荷蘭自動駕駛拖拉機T7等都出現在了展會上。

竞博JBO  這樣,由進出口商主導的國際品牌提供大型產品、本土制造企業生產小型產品,構成了日本完整的農機體系。

  從這次的日本考察一路走下來,可以發現日本的農機體系十分獨特,無論與歐美還是中國相比,都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系統,其獨特性十分值得深入考察。

  當然,如果錯失了這次機會也沒有關系,我們將在《農業機械》雜志第9期,為您詳細報道“農業機械參觀團”本次的日本之行,為您帶來深入的日本農機產業分析。

竞博JBO  聲明:本文由入駐搜狐公眾平臺的作者撰寫,除搜狐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場。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熱網推薦更多>>